尼姆岛尼姆岛
用戶名密碼 太空模具網  | 宇宙五金網 | 星星電子網| 銀河汽車網 | 人才頻道 | 技術休閑
 
 
數控系統 變頻器 軟件 伺服系統
機床附件 儀器儀表 機床刀夾具
拉床 鋸床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8. 8
  9. 9
  10. 10
  11. 11
  12. 12
  13. 13
  14. 14
  • 廣告三
  • 廣告四
  • 廣告五
  • 廣告五
  • 廣告三
  • 廣告四
  • 廣告五
  • 廣告五
  • 廣告三
  • 廣告四
  • 廣告五
  • 廣告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頻道 > 熱點聚焦 > 馬克·庫班論戰史蒂夫·凱斯:AI當道 20年后程序員或將失業
馬克·庫班論戰史蒂夫·凱斯:AI當道 20年后程序員或將失業
來源:獵云網   發表時間:2019-6-5 1:23:00  瀏覽次數:
【字體:
 

今年從大學畢業并順利獲得計算機科學學位的畢業生將會有很好的就業前景。但美國知名科技風投、億萬富翁馬克·庫班(Mark Cuban)表示,“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成為程序員”。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不會編程的人可能反而會更受歡迎,就業前景更加光明。

近日,庫班與美國在線CEO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共同接受了Kara Swisher的采訪。庫班表示:“創造力、團隊協作、溝通技巧,這些因素都非常重要,它們將決定成敗。在一個充滿著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必須對某件事情深入了解。”

他還表示,如果人工智能得到準確的數據,它將變得越來越聰明,而不會像那些已經在現實世界中造成問題的人工智能那樣得出錯誤的結論。他預測,在未來,技能較低的工人將為數據貼上標簽,用于訓練人工智能,而擁有“領域專業知識”的高技能工人將設計出神經網絡的預期結果,并找出可能出錯的地方。

“20年后,如果你是一名程序員,你可能會失業。”庫班說。“因為這只是數學,所以,無論我們如何定義人工智能,都要有人知道這個話題。如果你想讓AI模仿莎士比亞,那么最好有人了解莎士比亞。今年畢業的編程專業學生可能在短期內比文科專業的莎士比亞專家有更好的機會。但從長遠來看,就像那些學習了COBOL(通用商業語言)或Fortran(世界上第一個被正式采用并流傳至今的高級編程語言)并以為這些就是未來的人一樣,他們將永遠被淹沒。”

以下是采訪紀要:

Kara:你們剛開始創業的時候還處在互聯網發展早期,當時你們都賺了很多錢,但之后你們的職業生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凱斯認為,下一代互聯網必須由社會企業家組成,必須有配套的監管。社會企業家必須考慮更大的社會問題,我們必須從其他地方尋找人才,因為我們已經處在創新的惡性循環之中了。

凱斯:對于我現在所做的事情,有兩個因素驅動著我。一個是我所說的互聯網的“第三次浪潮”。第一次浪潮發生時,我們都趕上了,所有人都能上網了。1985年,我們創辦美國在線時,只有3%的人可以上網,而且他們每周上網的時間只有一小時。所以那時還處于早期階段。在最初的20年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有人都與網絡相連接,連接上了服務器,連接上了一切。

這為第二次浪潮奠定了基礎。互聯網第二次浪潮主要是關于軟件和應用程序的發展,人們在互聯網上寫作,主要是在智能手機、Facebook、谷歌等平臺上寫作。

第三次浪潮是將互聯網以一種更加無縫的方式整合到我們的生活中,改變我們對醫療保健、食品和農業以及智慧城市的看法,但我認為這需要一種不同的思維方式。合作伙伴關系、國家的政策和監管問題都更為重要。這些都是應該受到監管的行業。

第二個就是“Rise of the Rest”這個項目,我們如何確保創業在全國各地都能發生,企業家在各地都能得到支持。在這方面,馬克也做了很多事情。去年,這個國家75%的風險投資都流向了三個州:加利福尼亞州、紐約州和馬薩諸塞州,而其他47個州資金很少。

僅加州獲得的風投資金就超過了50%。紐約州和馬薩諸塞州差不多,比例為11%至12%。俄亥俄州、弗吉尼亞州和密歇根州都低于1%。上周我去了佛羅里達州,佛羅里達州是該項目的一部分。雖然是美國人口總數排名第三的大州,這一比例也僅有1.3%。得克薩斯州低于2%。所以現實情況是,大部分資金都在支持硅谷等地的創業者,而不是分散在美國各地,而且由于大部分就業機會都是由初創公司創造的,這就導致了問題。

我認為,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投資套利,因為大部分資本都集中在一個地方,所以供求關系動態變化,估值往往會更高,這一點毫不奇怪。而在美國的大部分地區,估值往往更低。所以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第三次浪潮和其他地方的崛起將匯聚在一起。

Kara:找到這些大公司是我們的夢想,但它們往往會聯合起來。但是馬克,你和別人不一樣。我記得你是少數幾個屬于“其他地方”的人之一。

庫班:如果你在進行一個任務,而且有動力驅動,這時候你在哪里并不重要。事實上,科技已經成為了硅谷的支柱產業,就像洛杉磯的電影業一樣。這就產生了一系列的問題。

我不需要處理政治問題,不需要越過別人去尋找下一筆大買賣,不需要雇傭別人來做管理人員,而這個人只會說,“我只在那里待到我的創業資金到位。”對吧?在達拉斯,人們來上班,我們完成工作,所以這真的無關緊要。早在90年代中期,互聯網的承諾就是要把所有人都連接到網絡,讓所有地方都參與進來,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應該在硅谷或者搬家。事實上,在達拉斯的時候我們遇到的摩擦更少,這讓事情變得簡單多了。

凱斯:互聯網的第一次浪潮屬于超級分布式的。庫班去了德克薩斯州;Sprint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大型現代化公司Hayes總部座落于佐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在線服務公司CompuServe位于俄亥俄州哥倫布市;Prodigy公司在紐約州的懷特普萊恩斯;IBM的個人電腦業務位于佛羅里達州的博卡拉頓;我們在華盛頓特區之外。微軟實際上是從阿爾伯克基起家,然后搬到了西雅圖。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庫班:再往前看還有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Wang等公司。它們當時都在128號公路。那時,128號公路一度盛名遠揚,所以在個人電腦和網絡發展的早期,硅谷只有惠普和蘋果。

Kara:50%的風險投資都流到那里去了,怎么把資金轉移出來呢?

凱斯:不,資金在第二次浪潮中合并了。當第二次浪潮波及到軟件領域時,硅谷變得引人注目,可以說是占據了主導地位。在我看來,這與第一次互聯網浪潮不一樣,而且我認為第三次浪潮也不會是這樣。原因是,很多領域的專業知識將在第三次浪潮中起關鍵作用。同時,在第三次浪潮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伙伴關系,都在美國的中部。

例如醫療保健行業。當然,斯坦福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但是MD Anderson癌癥中心在德州;克利夫蘭診所在俄亥俄州;梅奧診所在明尼蘇達州;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這些都是優秀的醫療中心。大型的醫療保健公司還有明尼蘇達州的聯合健康公司,以及納什維爾的一些公司。

在農業和農業科技方面,大型的公司有孟山都公司,總部設在密蘇里州圣路易斯市,還有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以及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市,那里有專業的農業技術。這是一個機會,因為這一領域的專業知識將發揮更大的作用,在這些城市建立這些行業的合作關系將產生更大的價值,但如果所有的資金都在其他地方,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因此,在過去的幾十年里,我敢肯定,對于這里的家庭成員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人才流失現象。那些在這里長大的人離開了,因為錢在別的地方,機會也在那里。

庫班:但它已經改變了,現在大不一樣了。就資本投資而言,百分比數據是絕對正確的,但就創業數量而言,巨大的變化正在發生。

在過去的10年里,你需要一臺筆記本電腦和寬帶連接,這是很普遍的,還有一個云賬戶,不管是AWS還是其他,而現在有了人工智能,情況就更普遍了。當你處在這些集中的領域,你是在爭奪資源,而人工智能并不是基于硅谷。最好的技術人員來自蒙特利爾、波士頓、匹茲堡和奧斯汀。硅谷可以是自己的小世界,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開放的機會。

凱斯:我給你們舉三個發生在上周的例子,當時我們正在參加佛羅里達的“其他地方的興起”活動。在奧蘭多,互動娛樂領域發生了令人驚奇的事情,很明顯,因為迪士尼就在那里,而且藝電公司(Electronic Arts)也有1000人在那里。佛羅里達大學創造了一個以互動娛樂為主題的項目,正蓬勃發展。佛羅里達還有著名的太空海岸。50年前,阿波羅11號激發了我們所有人的靈感,在那個太空海岸地區出現了很多太空科技創業公司。Chewy是一家寵物用品電子商務公司,以30多億美元的價格被寵物用品零售商 PetSmart收購。Magic Leap是最有趣的科技公司之一,他們已經籌集了超過20億美元,擁有1700名員工。

凱斯:不過,一切都還沒有定論。一開始很多的人認為我們做不到,沒有人愿意報道,因為沒有人相信互聯網。

關于Magic Leap,我的觀點是他們的1700名員工大部分在佛羅里達州的普蘭特林,距離邁阿密以北45分鐘的車程。有幾百名高質量的工程師被招募,他們離開硅谷去了那里,因為他們相信這是一個機會,而且他們得到了豐厚的報酬。

去年,思科以23.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位于密歇根州安娜堡的互聯網安全創業公司Duo Security;德國商業軟件巨頭SAP以80億美元收購了鹽湖城的調查軟件公司Qualtrics。這種情況時有發生,但人們沒有注意到,投資者錯過了這些,而這些我認為是最大的套利之一……

Kara:我有兩個問題。第一,為什么投資者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第二,我剛剛看到的一項統計數據是創業公司現在處于30年來的最低點,這數據正確嗎?

庫班: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我認為投資者現在更多地在本地投資,因為你不會錯過本地的項目。換句話說,每個中等規模的城市都有各種各樣的大學和STEM,也就有各種各樣的機會,而且投資很低。特別是對于一家科技初創公司來說,甚至是醫療初創公司,它的成本幾乎為零,所以我不認為他們必須出去尋找其他地方的風投。

在初創公司方面,直到90年代中期,理發店也算初創企業,對吧?你有勞動力,而且是不同類型的勞動力,但是現在,這些類型的初創公司急劇減少,因為人們不再傳統地從學校出來,學習貿易,然后開始創業。我沒有看到任何初創公司的短缺,也沒有看到任何想要創業的人的缺點。如果你看看不同類別的初創公司,也許你會發現有些類別的公司真的在走下坡路,尤其是那些以貿易為導向的公司。

凱斯:數據顯示,初創公司數量在下降,但也有一種風氣導致更多的人,尤其是想創業的年輕人,他們經常覺得自己必須離開現在的公司,去其他地方尋找機會。關于你之前的問題,投資者為什么關注這個,答案并不瘋狂。投資者喜歡模式識別,他們在未來會做更多過去曾經成功的事情。在過去的10年里,硅谷表現最好的風險基金大多投資于硅谷,所以我們要做更多。這并不意味著它會改變,人們只是在做更多相同的事情。有時候你必須坐飛機去其他地方,而風險投資家他們寧愿開車,有些人寧愿騎自行車去公司……

庫班:我認為風險投資并不是最大的資金來源。

風投追逐成長中的公司。他們想把最后的錢投進去。他們想在Lyft和Uber上市之前加入,因為Lyft和Uber快速崛起,稱自己是獨角獸。事實上,我投資過的公司,不管是5000、1萬、5萬、50萬還是100萬美元,這些公司在硅谷之外無處不在,他們是我最好的公司。對我來說,如果有人從硅谷來找我,他們的機會是微乎其微的,因為這告訴我,他們沒有意識到租金更高,員工工資更高,他們不是出于正確的原因來這里的。如果他們是,他們會去選擇其他地方。

我看到的是不缺機會,也不缺投資,而且回報是巨大的。風投和PE的策略完全不同。

凱斯: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是其他地方的投資者之一。最后,我們有一個40個人的偉大團隊,包括杰夫·貝佐斯、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雷·戴利奧(Ray Dalio)、魯賓斯坦(Reubenstein)、吉姆、約翰·多爾(John Doerr)等。

當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吉姆·布雷耶告訴我們,因為他的成功來源于Facebook和Excel,還有現在的布雷耶資本,所以他幾乎認識硅谷的每個人;因為他在中國所做的一切,所以他對中國的很多事情相當了解。他在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地區并沒有建立真正的網絡,無論是尋找交易來源,還是圍繞這些公司建立支持機制。這就是他們不這么做的另一個原因。

凱斯:因為供給、需求和平衡將在未來20年結束。我們只是想找出加速的方法。

庫班:現在每個城市有多少個加速器?你沒有聽說加速器每隔一分鐘就會關閉,對吧?每一組,每一條垂線上都有它們,它們是不間斷的。并非所有的加速器都位于硅谷。

在其他地方,加速器到處都有。從納什維爾到德克薩斯州泰勒,再到愛荷華州的迪比克,他們都有加速器,到處都有商業競爭。現在每個大學都有一個創業小組。每個社區大學都有學生畢業,不存在短缺問題。我認為,當我們說成立的公司數量變少時,我們的衡量是錯誤的。沒有資本流出硅谷。

毫無疑問,對吧?但是,所有這些關于“創業的衰落”的說法都是胡扯。我的意思是,它們與真實情況相距甚遠。因為創業的成本很低,你可以隨時隨地開始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Kara:目前你們面臨哪些挑戰呢?

凱斯:第一個挑戰是資本,資本驅使人們離開。第二個挑戰是人才問題。我們在硅谷,在某會議上發言,大概有2000人,我要求舉手表決,有多少人來自舊金山灣區,結果顯示只有不到10%的人。我感覺到每個來自硅谷的人實際上都來自其他地方。結果,因為他們離開了,他們在那里創辦公司的可能性就更小。即使公司成功了,他們也不一定有人才來幫助擴大規模。

你必須解決資金問題,然后解決人才問題。你還需要在這些社區中創造一種無畏精神。在美國很多地方,人們都有點謹慎,有點偏向規避風險。硅谷最偉大的事情之一就是灌輸了一種理念,認為一切皆有可能,認為可以改變世界。

Kara:硅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嗎?

凱斯:有時會走極端,但他們需要非常自信。

庫班:這時候你就必須把規模處理好,對吧?如果你管理著一只基金,你必須達到一定的數字。你們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認為你們比99%的人更聰明,因為你們去了其他人沒有去的地方。但現在科技的現實是,人工智能正在改變一切。那么,學習人工智能需要什么呢?我坐在那里學習機器學習教程和神經網絡教程,所以我能理解,也發現很多不實用的地方。但是更多的不實用之處還是來自硅谷。任何一個孩子都可以努力學習如何創建一個神經網絡,登錄AWS,通過他們的學校拿到10萬美元的信貸。機會并不缺乏,只是需要大家努力才能獲得。

大家需要努力。你必須沖破障礙,盡你所能,但現在障礙已經不存在了。

庫班:我不贊同。因為,在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需要領域的專業知識,而領域的專業知識來自世界各地,所以如果我正在構建一個機器學習工具,這里可能有一半的人已經接觸過機器學習和神經網絡,他們需要理解他們正在接近的垂直方向的人。而這不是硅谷的專長。

房地產專家搬到硅谷并不能說明他們就成為了房地產專家。他們遍布世界各地。如果你想學習醫學專業知識,你可以去匹茲堡的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UPMC)。想獲得石油和天然氣,你可以從德州開采出來。所有這些垂直的應用,就像以前我們為不同的垂直領域編寫軟件并應用。然后我們把它放到一個網絡上,集成了移動設備。如果你有垂直領域的專業知識,并且愿意坐下來仔細研究人工智能,學習如何使用數據,以及數據如何變得越來越有價值,那么硅谷當然不會對數據有任何形式的壟斷。

凱斯:不過,隨著這些公司不斷擴大規模,人才問題確實變得更加棘手。公司規模從10人增加到50人、100人,甚至更多。

庫班:這對任何類型的公司來說都是一樣的。

凱斯:公司會有1000或2000人。人才是一個問題,這就是為什么你必須減緩人才流失,創造人才回流的原因。但是庫班在我關于第三次互聯網浪潮觀點的基礎上,圍繞這個領域的專業知識說的話是非常重要的。同樣,這也是硅谷可能陷入自己教條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在硅谷,無知是一種競爭優勢。天真也是一種競爭優勢。

PayPal正是這樣的例子。有句流行話說得好,他們成功的原因是他們對信用卡行業一無所知,因此才會產生新見解,促成PayPal的成功。這是正確的。我同意他們的說法。

但是,這也因行業而異。對醫療保健一無所知是不會給你帶來你所需要的伙伴關系的。面對一些監管問題,你也無從下手。在這個行業,你確實需要了解一些關于醫療保健的知識。

Kara:幾年前,有個硅谷的人告訴我,制造汽車很簡單。我不同意。制造汽車的這個概念很容易,但其他的都很難。所以,我說,不是這樣的,實際上制造東西很難。這是一個關于自動駕駛汽車發展方向的討論。

這個人不是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很明顯,他不認為制造汽車是小事。

所以,當你思考你需要在全國范圍內創造什么的時候,你說我想要在最后促進社會進步,要創造偉大的企業家。現在你在節目中做這個,這是一種花哨的東西。我想談談創業的基本要素現在是什么。我們這個國家需要的是,通過教育體系來創造。你認為明年企業家的前進的關鍵是什么?因為這些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庫班:我做《創智贏家》的原因是,它傳達了這樣一個信息:如果在舞臺上的人能有勇氣做一件事,其他人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做同樣的事情。成為一名企業家只是邁出了一步,有了這個想法,有了這個意愿,然后是邁出下一步,堅持做下去。這只是一個鼓勵信心的問題,并不是說企業家有什么天賜的特殊才能。

凱斯:但我認為《創智贏家》在教育人們什么是初創企業和什么是創業精神方面做得很好。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這些概念并不常見。即使在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它也不像一個創業生態系統。當時沒有多少風險投資,當然也不支持21歲的年輕人創業。所以,創造這種可能性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你之前的問題,我們是如何訓練他們的,K12教育體系顯然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關注的一個方面是培訓他們未來參與工作、生活的技能。編程對那些有天賦的人很重要,但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成為一名程序員。我認為,三個詞將定義互聯網第三次浪潮,分別是創造力、團隊協作和溝通技巧。這些事情非常重要,它們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

庫班:在一個充滿著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必須對某件事情有所研究,深入了解,對吧?

你必須有一些領域的專業知識,因為建立一個神經網絡的整個想法就是要確定什么東西將會帶來什么,對吧?你想要的結果是什么?你必須知道什么是對的,什么是錯的,偏見在哪里,并能夠檢驗它。這不是程序員的工作,因為AI會取代他們。20年后,如果你是一名程序員,你可能面臨失業。

因為這只是數學,所以,無論我們如何定義人工智能,都要有人知道這個話題。如果你想讓AI模仿莎士比亞,那么最好有人了解莎士比亞。

這是一個關鍵的組成部分。所以我認為文科專業和編程專業在未來同樣重要。

目前來說,今年畢業的編程專業學生可能在短期內比文科專業的莎士比亞專家有更好的機會。但從長遠來看,就像那些學習了COBOL(通用商業語言)或Fortran(世界上第一個被正式采用并流傳至今的高級編程語言)并以為這些就是未來的人一樣,他們將永遠被淹沒。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計算機科學學位的價值將逐漸降低。

Kara:那么,如何將其引入教育體系呢?因為很多都集中在代碼上。我一直認為它最終會被取代,就像你說的那樣。

庫班:可以到我的網站做一些了解:markcubanai.org。實際上,我們為達拉斯的一些弱勢學校做了一些工作,微軟和我,還有其他幾個小組,我們聚在一起,開始教孩子們使用電子表格,以及如何進行機器學習。這些事情總得有人去做,而且我們并不孤單。

這是在做同樣的事情。就像,當我們剛開始的時候,個人電腦也很難。要進入網絡,你必須有一個TCPI客戶機和調制解調器。這太困難了。人工智能將成為未來的第二天性,但如果你現在讓人們感到舒適,這就能刺激創新和企業家的產生,因為他們看到了別人難以理解的東西,他們認為這是第二天性,就像應用程序一樣。應用程序曾經是一件大事。

但現在,甚至沒有人想到它們。

Kara:政府有足夠的推力來推動這些東西嗎?多年來,政府一直是這方面的合作伙伴嗎?你的想法是什么?

凱斯:從過去到現在,我一直相信機會地帶,機會地帶鼓勵人們在更多的地方獲得更多的資本,吸引更多的人。

所以在聯邦政府中有一個角色,很明顯,在州和地方政府中也有一個角色,這個角色是來制定計劃,設置舞臺的。但歸根結底,這還是取決于企業家,取決于有想法的企業家。我們只是需要共同確保我們在世界各地都在培養企業家,為各地的企業家提供資金,幫助他們擴大公司規模。

庫班:但對企業家,資本家,對我們當中的成功人士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如果一個人只是按小時計酬,他們會一直落后,收入差距會越來越大。作為企業家,我們必須向所有為我們工作的人提供股票,沒有例外,因為這是人們獲得任何形式的股票增值的唯一途徑。

與此同時,這也是我們的責任。資本主義并不是壞的,只是資本家有時候沒注意到。這就像做生意一樣。管理國家很像做生意。有些人可能不喜歡這么說,但你不能只看眼前的短期情況,你必須著眼于長期。如果我們沒有開始認識到這一點,弱勢群體變得越多,差距就越大。我們面臨著社會動蕩的風險,當社會動蕩時,就會出現“弗格森事件”。弗格森的企業發生了什么?

他們被點燃了,對吧?差距越大,反抗的人就越多。所以,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對我的《創智贏家》公司所做的是尋求多樣性,這就是為什么它是有意義的,這就是為什么你要雇傭不同膚色的人工作。他們積極工作,能想到你沒有想到的觀點,這就是為什么你想讓你所有的員工都有股票的原因。

Kara:就股票而言,為什么如此困難?Uber即將上市前司機們對Uber和Lyft發起了罷工,因為他們沒有任何的股票。我知道這很復雜,但是還想聽聽你們的看法。

庫班:股票這件事其實不復雜。

凱斯:在美國在線,每個員工都有股票。面對像Uber司機這樣的勞動力,問題更棘手一點。如果是我的公司,我會這樣做。如果你所有的員工都沒有股票,那么你從股票中獲得的所有資本收益都將作為常規收入納稅。

這就像一場反抗。

Kara:我確實同意你的看法。我對硅谷的一些人說過類似的話,你可以開始給每個人發工資讓人們的工資更加平等。

庫班:完全正確。或者用現金支付給每個人,讓他們買股票,如果他們想買股票,對吧?這樣差距也會縮小。

凱斯:不過,既然我們已經談到了這個話題,還有另外一個問題要聊聊。還有一些數據點要確保每個人都知道。我提到75%的風險投資流向了三個州。去年在這個國家,超過90%的風險投資流向了男性企業家,而女性占據的比例不到10%。

去年,有不到1%的風險投資流向了非洲裔美國人,所以這是一個偉大的創業國家,我為之自豪,我認為它仍然是世界上在創新、創業方面非常出色的國家。但是數據表明,你的居住地點確實很重要。你的長相、你的人際關系真的很重要。無論你是否有想法,你都有機會。

這是不公平的,但對我們投資者來說也是愚蠢的。有很多偉大的企業家,很多偉大的想法,不一定出現在我們上學的學校,不一定在你工作的公司。你如何在不同的地方找到它們?這就是為什么他們會在未來的10到20年里創造一些最大的投資回報。

Kara:開玩笑地問一下,你們兩位都是高個子白人,能向我解釋一下如何才能實現多樣性嗎?

庫班:我能說到做到。我投資了一位女士,Arlan Hamilton,給了她100萬美元的啟動資金,我說,“不要在任何一個地方花費超過10萬美元,因為我想讓你盡可能勝過更多的公司,”。我還投資了一位女士Ravneet Vohra,她有一個公司叫做Wear Your Voice。這涉及到婦女、有色人種、弱勢群體,以及為她們發聲。如果你去markcuban.com,你會看到有由女性擁有的公司,或者女性經營的上市公司。

凱斯:大多數風險投資家在投資時都會借鑒過去來判斷未來,而人們喜歡過去。我們在Revolution有三個基金:Revolution Growth、The Later Stage和Revolution Ventures,以及Rise of the Rest種子基金。我想現在大約40%的Rise of the Rest種子基金已經投資到100多家公司了。我們的策略是先進行種子投資,然后對贏家加倍下注。正如你所料,大約40%是女性或不同膚色的人種。

上周,在我們的Rise of the Rest活動中,我提到了我們去過的一些城市。我們有5場比賽,540家公司申請,40家被選中,每個城市8家。我們在每個城市都投資了一個。其中四家是女性領導的公司。所以很明顯,他們就在那里,你只需要努力去接觸那些大多數人不去的地方,去接觸那些社區,甚至是那些不經常被談論的地方。

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做法。這樣做是公平的,是合乎道德的。如果沒有人支持他們,這也是一項偉大的投資,你擁有不尋常的投資優勢,我認為在未來幾年,這一點會變得更加明顯,尤其是隨著這個國家人口結構的變化。

我從Mavericks那里得到了慘痛的教訓。我們經歷了很多事情,我引進了一些聰明的人,他們教會了我很多,我也學會了吸引我想要的人才。

但他們教給我的不止這些。很多我從來沒有考慮過,而他們意識到的事情都是機會。正如我能夠通過去別人沒有去過的地方證明的那樣,就像你關于經營機會和銷售方面的談話,事情變得顯而易見了。希望它能讓這些人振作起來,讓他們開始獨立發展起來。

硅谷不是真實的世界。

Kara:但這并不會改變資金的流向。

凱斯:現在沒人再關心硅谷了。

我有時對硅谷持批評態度,這一點很可怕。硅谷將繼續成為美國最具創新性的生態系統,我很肯定。硅谷也將繼續擁有巨大的投資機會。但基本上所有的風險資本都流向那里支持創業者,這太瘋狂了。超過50%的風投資金都在加州,其中80%都集中在北加州。

Kara:說到這里,我們最后再聊一聊社會進步的話題。最近,由于一些社會進步的問題,由于泡沫和其他一切問題,硅谷已經開始涉足其中。這將對事情產生怎樣的影響?因為這可能是一種推動變革的力量。這是怎么發生的呢?在其他地方一定要有一個像Facebook一樣的大公司嗎?一定要有很多公司嗎?

當我說要投資更多的女性時,有人來找我。在硅谷,一位風險投資家找到我說:“你知道嗎?我們需要一個誕生一個Marcia Zuckerberg。”

他那樣說時,我很生氣。但是,我的想法是,這一定要發生嗎?還有別的東西,或者只有那些嗎?

凱斯:這些正在發生,只是我們沒有把這些故事講出來。威斯康辛州有一家公司叫Epic,它有一萬名員工。實際上,該公司的擁有者是一位名叫朱迪·福克納(Judy Faulkner)的女性。可以說,它是美國最重要的健康IT公司,基本上為每家醫院做電子病歷。公司位置在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城外。對一個女人來說,要創辦企業是比較困難的。因此,她不得不引導。最后,她擁有公司百分之百的股份,成了一個億萬富翁。

如何讓更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種走上舞臺,讓他們擁有機會?我們如何共同支持他們?我不是在從根本上說明道德問題,而是在說經濟問題。這樣的例子會越來越多。

庫班:你在講故事。我的意思是,當我說忽略硅谷的時候是這樣的,對吧?因為在凱斯看來,Epic和Elders都是存在的。但是,我們如此專注于講述他們的故事,而不是這個國家的其他故事。現在,其中一部分應該是政府。他們需要慶祝創業精神,他們需要走出去講那些故事,讓孩子們聽到,讓女孩們聽到,讓他們得到啟發。

你知道,我告訴我的兩個女兒——一個12歲,一個15歲——她們學習STEM、數學、科學和商業。我的意思是,每一個機會都是為她們準備的,但是我們必須開始講述這些故事。我們現在真的生活在一個講故事的國家。每件事都是由故事驅動的,如果我們不講故事,人們就沒有東西可以聯系。

Kara:好吧。最后,我們來談談你們認為最有趣的地方,因為很多即將到來的東西都有能促進社會進步的元素。對氣候變化技術的投資,醫療保健投資和食物投資。有各種各樣的東西即將到來,比如機器人、自動化,這些都是重大的社會問題。

凱斯:我也這樣認為。我認為這很令人興奮,在很多方面都很令人激動,但也有點嚇人。在我看來,所有這些不同的技術——人工智能、機器人、無人駕駛卡車等等——都會帶來很大的失業風險。這一點我很肯定。一些我們無法想象的事情會創造出許多工作,這些工作機會我們目前甚至還無法想象出來,同時,一些工作崗位的流失也不可避免。

但這個想法并不是剛產生的。兩百年前,超過90%的人在農場工作,現在還不到2%,為什么?因為科技的發展,我們可以用更少的人種植更多的糧食,這是一件好事!值得慶幸的是,我們在農業革命之后又進行了工業革命,把在農場工作的人重新進行了培訓,讓他們可以在工廠工作,所以很多人都找到了工作。

Kara:但是第一點,現在的變化要快得多。第二點,社會動蕩不安。當時存在著巨大的問題,而如今社交媒體將其放大。

庫班:不一定是這樣,對吧?我認為每個大公司,如果你看看就業情況,顯然,就業率要高得多,失業率要低得多。每個大公司昨天的雇員都比今天少,明天也會更少。他們必須承擔起將破壞最小化的責任。因為如果你是一家大公司,你只是把人們扔到大街上,說“失業率很低,你去找工作吧,你會給自己制造更多的問題。”

我的意思是,人工智能將會有新的令人麻木的工作。會有給數據貼標簽的工人,對吧?機器人將取代亞馬遜倉庫里的機械重復工作,但必須有人為所有這些數據貼上標簽。因為數據是你用人工智能做任何事情的關鍵。那將是新的令人麻木的工作,但還有其他工作。因為我們把政府作為一種服務,政府的雇員越來越少,但更多的人必須負責維護和審計算法。

Kara:說說你認為最大的或最有趣的一個。

凱斯:很難選一個,因為我覺得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占據經濟的六分之一的醫療保健仍然不是很方便。這里不方便是指人們負擔不起,甚至不是很準確。M.D. Anderson說,當人們來這里尋求第二種意見時,25%的情況下,他們會推翻第一種意見。這是數據問題,也是分析和診斷的問題,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領域。

我們談到了人工智能的一些應用將如何削減工作崗位,我們支持巴爾的摩一家名為Catalyte的公司在“其他地方的興起”中崛起,該公司利用人工智能來識別那些有編程天賦但從來不知道編程的人。就像UPS的卡車司機,突然間,他們經歷了這件事,他們加入了這個編碼程序,他們得到了一份薪水是原來兩到三倍的工作。這就是利用人工智能給人們提供更多的機會。像這樣的東西會是它的副產品。

但另一方面,這對我來說是個新聞,九、十年前,當我開始在華盛頓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看到這個國家的就業機會創造,基本上所有的凈就業機會都來自于初創公司,而且是年輕、高增長的公司。這讓人們感到驚訝。小企業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但作為一個領域,它并不能創造新的就業機會。Main Street的餐館倒閉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家,提供同樣數量的工作機會。而大公司,有的像亞馬遜一樣成長,有的像通用電氣一樣衰落。如果把整個行業加起來,并不能創造就業。所以你必須支持初創公司。

如果你只在沿海的幾個地方支持初創企業,而不是在美國中部,很多人會感到憤怒,對此我們不應該感到驚訝。因此,創造更具包容性的創新經濟的最佳方式是支持更多的企業家,在全國各地做更多有趣的事情。

庫班:我們需要數據自由。例如,在醫療保健領域。保險公司將他們的數據儲存起來。所以你讓人們去尋求第二種意見,這和第一種不同。你有Facebook,我們談論Facebook和他們所有的數據。但是,我們不想僅僅局限于Facebook,我們不想把他們監管到讓他們作為唯一有權使用數據的人,無論是Facebook、谷歌,還是亞馬遜,無論在哪里。我們想要數據自由。

當它開放時,就形成了自己的生態系統。對吧?如果數據更加開放的話,隨著處理器性能的提高和處理能力的可用性的提高,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如果我們強迫Facebook,不是把自己封閉起來,而是開放數據,即使是延遲一毫秒,或一小時,或一天,不管是什么。因為你坐在家里,有人可以把算法組合起來做任何事情,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這就是中國人與我們相比的優勢。他們獲取所有的數據,并控制所有的數據。你明白我的意思,對吧?

我不是說要關閉它,但很多人都在談論監管亞馬遜和Facebook。當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談到將它們拆分時,你指的是我們擁有的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專家,而她指的是削弱它們。當你說監管Facebook和亞馬遜時,你是指要關閉他們的數據,將他們的數據隔離到公司,這很可怕。現在,我們必須討論的是開放數據,開放獲取。

如果這是一個政府項目,我們會把所有的數據開放給所有人,所有人都可以獲取。現在,突然間,一切皆有可能。當你對他們進行監管并將其封閉起來的時候,只有他們能夠接近數據,這時候我們就輸了。

凱斯:這并不是一個新想法。在互聯網的發展中,大部分人都沒有注意到手機公司的發展,格林法官將它們拆分,并要求開放接入,這樣像美國在線這樣的公司才可以成為網絡的一部分。如果沒有發生那次拆分,互聯網就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所以這個開放數據的想法很有意義。鑒于時間關系,我再說最后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我想確定你至少在想這件事。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我已經在我的生活中做了兩個偉大的交易,“其他地方的興起”是第三個。第一個就像馬克在沒有人相信互聯網的時候選擇了相信它。第二個是美國在線和時代華納的合并。我們的市場資本從1992年上市時的7000萬美元增加到7年后的1600億美元,而那時候正是把賭注押在這些企業家身上的好時機。

Kara:在那一點上,不是每個人都認同你。

凱斯:我知道,它也沒成功。很明顯,我對這件事的結果非常生氣。但這對我們的股東來說是正確的。我知道有些人對“其他地方的興起”表示懷疑,我敢肯定人們都在翻白眼,他們認為“硅谷很棒,所有偉大的企業家都在那里,所有偉大的回報都將在那里,而且一直會這樣。”

但我很有信心,在未來幾年,這種“其他地方的興起”現象將會遍地開花。我只是想提醒你們注意,因為我認為這將創造一些偉大的投資機會,而大多數人并沒有掌握。大多數人只是借鑒過去,做更多他們過去做過的事情,而這次,情況將有所不同。

庫班:我會告訴你,在你的社區里有一個偉大的企業家。我會找到企業家,然后給他們一個機會。在你的指導和幫助下,會發生偉大的事情。

 

最新新聞
熱點新聞
相關主題    Related Subjects
中國數控機床網   關于本網 -服務中心-投稿信箱- 聯系我們-使用幫助-投訴舉報-會員服務區-實用數據-友情鏈接
Copyright©2003-2017 中國數控機床網 www.agm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958509424 客戶服務熱線:86-523-6228810 E-mail: [email protected].com
尼姆岛尼姆岛 飞艇冠军二期四码计划 刷龙虎怎么赚钱 爱彩北京pk10软件下载 玩时时彩定位胆的技巧 极速时时开奖记录 3d胆码 pk10软件代理 无错一肖中特 最新pt游戏平台 挂机模式 ag平台作弊截图 mg线上娱乐检测 时时彩 骗局 上海时时杀码技巧 重庆时时预测开奖号码 pk10计划两期必中软件